吃人的中大.

5年前, 我开始努力, 一直想逃离原有的生活, 飞去人们向往的天堂—大学. 五年后, 我来了, 这里根本没有人们说的那样—时间自己控制, 生活很自由, 学习气氛浓烈, 没有作业, 假期很多. 有的只是颓废过后剩下的虚无, 环顾四周, 渐渐地, 我发现, 中大, 开始吃人!.

—前感

吃人的中大.

我啪哒, 啪哒地吃着碗里的饭, 突然, 嘴里的牙齿告诉我, 今天饭的硬度不同以往, 特别柔软, 心想, 味道真好的时候, 居然嚼出了鲜红色的液体, 起初我以为是牙龈出血, 才发现, 那血不是我的, 当我吐出嘴里的饭的时候, 才发现, 那是人肉!

我彷徨, 拿着饭碗四处逃跑, 对着正在吃饭的人大声喊叫:” 别吃啊! 那不是饭! 是人肉! .” 吃饭的人还是继续品尝那鲜红的米饭, 有的在高谈论阔今天饭堂加菜, 有的拿着崭新的课本边吃饭边读书, 有的直接连饭都没顾着吃, 在啃着线性代数… …

我极力地吆喝, 希望能唤醒他们看清楚嘴里的东西, 可是他们听不到! 他们听不到.! 我继续奔跑, 希望能冲出饭堂, 沿途, 叔叔阿姨向我露出微笑, 我连忙走向他们, 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援助, 一齐唤醒在吃着人肉的人儿, 但当我走近时, 叔叔大婶嘴角的微笑提得比以往都高了! 扑来的是一阵寒意! 感觉告诉我, 我不应该相信他们, 我要做的是逃!

用上吃奶的力气, 我继续往前冲, 前方有一堆人蹲在那里, 我好奇地走上去, 想看个究竟, 问:” 你们在干嘛? “ 回头的是一年过半旬的老者, 额头大大地印着个 “许” 字,嘴里买都是鲜红色的液体, 痴呆的眼神带动着空气的死寂, 面部的神经艰难地拉动着嘴巴,接着吐出两个我从未听过的字: 吃人 ! . 接着, “ 许” 的同伴也投来了痴呆的目光, 额头明显印着 “ 张” 和 “ 杨” , 我扔下手中的线性代数, 以便能减轻负担, 奋力奔跑.

他们在追着, 早已麻木的神经抵挡住了疲惫的感觉, 速度不断地增加, 我, 跑不过了,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 减负! 我从左裤袋抽出一把闪亮的剪刀, 我把耳朵剪掉, 速度还没够, 我把鼻子剪掉, 还是提不上来; 然后, 我从有裤袋里抽出一把雪亮的水果刀, 把右手割掉, 随手一扔, 奋力前跑, 喘气中, 我发现, 好像没继续追了, 往后一看, 原来他们在吃我的手!

我只顾往前跑, 最后, 前方有亮光了, 于是, 我更加用力奔跑, 近了, 还有50米, 20米, 10米, 5 , 4, 3, 2, 1… …最后一米, 我往前一条, 心中正为立定跳远2.6米的成绩骄傲! 后来, 发现, 没有落脚点! 那是悬崖!

中大会吃人, 记忆到此中断… …


-------------本文结束 感谢您的阅读-------------
0%